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此为防盗章

    领养了雏鸟的成鸟夫妇对我发出喜悦的清脆鸣叫声。

    我飞回来, 将断裂倒下的大树恢复成原来的样子, 这下终于没有事情了。

    我躺回吊床上,久违的感到疲惫。

    洗澡之前,我在周围都布下了魔法防御,添加多种陷阱,将这里改造成一个魔法阵地。奇美拉蚁王的伤势只会比我更重, 就算他恢复力惊人,之后又中了我一记雷击,一时半会儿恐怕缓不过来了, 我可以好好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我闭上眼睛, 身心放松,将自己融入自然,我再次感受到自然汇聚而来的力量,温柔抚平我的伤痛。

    这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, 等到我苏醒,因为雷系魔法造成的负面状态一扫而空,全面恢复到最佳状态, 精神奕奕, 不由自主张开妖精翅膀飞到空中盘旋转了几圈,当作舒张筋骨。

    不经意一瞥, 我瞧见了奇美拉蚁王身边的护卫之一猫女, 她守在魔法结界外面, 蹲在一棵树上一动也不动, 直勾勾盯着这边, 兴许是感觉到我的视线,猫女猛然抬头一看,仿佛就为了等这一刻,扑了上来,啪一声撞到魔法结界,滑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觉得好奇怪,因为附近只有猫女一个,奇美拉蚁王跟另外两个护卫都不在。

    就算我飞在半空,实际上依旧在结界里面,猫女能够看到我,不代表能扑到我。事情发展出乎意料,猫女撞到魔法结界后没有死心,又一次朝天空中的我飞扑,满脸焦虑,好像快哭了。看她一次又一次撞到魔法结界,就像飞蛾扑火似的,撞得头破血流还在一遍遍重复,感觉不到疼痛一样。这次我设下的魔法结界不单单有防御力,还能反弹物理攻击,也就是说,猫女是被自己的力量弄伤的,她扑的多用力啊,搞的跟撞墙自杀一样。

    奇美拉蚁王不在,另外两个护卫也不在,要说来者不善完全不对,猫女根本没有攻击,就是自杀式的不断撞结界,她不会是打算死在我家门口吧?

    我的好奇心被勾起来,飞过去,看到我,猫女终于停下来,满头蓝紫色的血液,看着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我话还什么都没说,猫女对着我噗通跪下来,把我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次是我擅自行动,普夫跟尤匹都在王的身边。”猫女立马声明道,声音隐隐颤抖,似乎极度压抑着情绪,额头的血沿着脸往下滑,滴落到地面厚厚的枯叶上,双眼湿润泛着泪光,万念俱灰一片绝望,泄露了她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然后?”看到猫女这副模样我有种奇怪的错觉,又是撞破头,又是下跪,好像是我持强凌弱一样。

    “护卫军只忠诚于王,也只对王下跪,为了王,我愿意放下所有的尊严跟坚持。”猫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身体在颤抖,眼泪滑落,她似乎没有察觉到自己在流泪,眼睛直视我,哽咽道,“我的能力治不好王,已经无计可施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猫女一副受惊过度的样子很可怜,让我不由自主想撸猫……呃,想摸摸她的耳朵,但是这话我就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想求我给奇美拉蚁王治疗吧?”我不可思议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有这种想法,这种无理请求肯定不会被接受,我只希望您能够提供…一点帮助。”猫女焦急惶恐的说。

    “呃?”我茫然,暗暗琢磨,难道奇美拉蚁王的伤势比我想象的还要重,让护卫军无计可施到不得不放下尊严坚持冒险求我?

    “我尝试过用自己的能力为王治疗,但是无效,王的身体没有任何外伤,但是王确确实实受了重伤,只有您昏迷时聚集过来的能量能够治疗王。那天您离开后,王很快陷入昏迷,我发现王的伤势更加重了,有一种力量在王的体内持续对王造成伤害。王的身体一边恢复,这股力量一边破坏王的身体,不断反复……该如何治疗王,我们完全无计可施。”

    “王陷入昏迷后一直没有醒来,这样下去,就算以王的身体,最后也会因为重伤而亡的吧。”猫女眼泪流得更加凶了,眼泪混合血液沿着下巴滴落,瞳孔收缩的很紧,精神紧绷,抓紧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。

    “护卫军为了王而诞生,我们却救不了王……为了王,我愿意做任何事情!”

    “普夫跟尤匹以为我去狩猎稀有种,他们并不知道我来这里。我在外面守了两天,终于等到您。”

    猫女深深低下头,声音深深透着祈求,“什么都好,请您……给予一点帮助。”

    我若有所思,那天最后看到奇美拉蚁王,好像精神头还很不错,有能力缠着我再来一发,应该不是逞强装作若无其事,怎么会在我离开后很快陷入昏迷,难道我一脚蹬的地方是要害?应该不是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